怀念父亲

热度 2已有 1928 次阅读2011-11-30 08:24 AM |系统分类:拍摄散记

乌蒙高原的六月

石榴花儿如火

父亲不幸病倒————

严重的脑梗塞

父亲不能言语

右上下肢瘫痪

只能用左手支撑着整个身体

炎夏郁闷

我陪伴父亲在医院三楼肿瘤科和病魔搏斗 

一天又一天

不知不觉两个多月过去了

时令进入金秋季节 

天高云淡

静谧的乌蒙山城一片舒缓

寂静的病房里听不到父亲的呻吟

他的每一个动作只能暗示他要喝水 

翻身……..

当年血气方刚

南征北战的岁月逝去了

英勇坚强的个性还留在父亲年迈的性格中

为了和病魔作战

他仍坚韧不屈

用余力支撑起瘫痪的身体左侧翻

每一个不眠的夜晚

听着父亲微弱的呼吸

我想起许多关于父亲的故事

十七岁父亲走出了山东老家的家门

投身于革命

至此把自己的一生交给了祖国

参加抗日战争 

解放战争 

南行剿匪 

南征北战

东奔西走 

转业地方参与社会主义建设

银行 

财税 

交通 

公安治安战线上都有父亲工作过的身影

湘黔铁路 

吉-普-龙的交通枢纽——东风大桥

都留下父亲不可磨灭的功绩

而今 

八十三岁的高龄了

还要和病魔作战

一生艰苦不息

作为一位真正的革命战士

始终战斗不已

九月天

秋阳艳艳

金风送爽

田野里稻谷逸香

就在这个丰硕的季节

不幸的故事在我回单位的路上发生了

匆匆赶来 

父亲已在ICU重症病房监护下……..

次日凌晨七点三十八分

父亲走了

安祥地走了

战斗一生的父亲终于安然入梦

走进了另一个属于他的世界

完成了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一生的使命

却把悲痛和思念留给了我们……

青山肃穆

松柏寂立

苍天有情

静静的乌蒙山麓

容下了父亲的遗骸

愿青山常伴忠灵永存

安息吧————父亲

二00九年九月九日深夜于毕节


刚表态过的朋友 (0 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